《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第七十八章 算命的

看着宫可馨久久没有言语,张飞耸耸肩,“好吧,不愿意就算了,我不会强求的。”

宫可馨募地抬头看向张飞,生生憋出了一个字,“好!”

听到宫可馨的回答,张飞亦是禁不住佩服,说真的,要是宫可馨生在古时候,巾帼不让须眉的故事应该由她来书写,确实是一位女中豪杰,梁山好汉有她一位。

“行,从今天开始算起,不过现在我倒没什么事情,等我电话。”

说着,一边脱手套,一边出了八角笼,路过那名青年时,张飞侧眼瞟了一下,见对方一脸怒意,他反而嘚瑟了起来,鼻孔朝天的走了。

而扶着围笼站起来的宫可馨则神色复杂的看着张飞的背影,说真的她后悔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性格如此。

出了竞技馆的张飞回头看了上方纱刁市竞技馆几个大字,咧咧嘴,没想到来一趟居然收一个提款机,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至于为什么故意提起有些露骨表达的意思,完全就是张飞恶趣味作怪,毕竟他宅的时间久了,看的动漫也多了,现在一提起来,嚯,那家伙,满脑子都是马赛克。

不敢想不敢想。

一路无惊无险,中间转了一趟地铁后,终于到了纱刁市的庙街口,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城市到了一定地步,都会有一条老街,以文化古韵的名义,卖着各种工艺品,而且最奇妙的是,还都有烤鱿鱼和奶茶,味道还都不错……

京城的叫做北锣鼓巷,苏杭的叫做江坊街,南京的夫子庙,等等等等。

而纱刁市的老街则叫做季八街,看着外来游客将里面给塞得满满当当,人头耸动的,张飞看的是直咧嘴,这季八街有什么稀奇的,就一条古时建筑,还是最近这几年被翻新的,卖的各种被赋予了历史记忆的工艺品,贵又贵的要死还都是一些乙乌货。

眼见自己似乎来得早了,张飞索性进了季八街,季八街入口是一连串算命的,口中云里雾里,说得人七荤八素,似乎已经成了季八街特有的文化符号,而张飞蹲坐在坎上赫然就是一个摆算命的。

算命的嘛,占不了多少地方,一张桌子,一个凳子,桌上摊着黑布,上面摆放着龟甲铜钱等,桌子两边各支了一个竿,竿上挂着布条。

右边的布条写着‘占天下之冷暖’,左边写着‘卜人事之悲欢’,正中端坐着一名穿着黑色道服,带着道士帽,蓄山羊胡,马脸,五十多岁,气质看起来淡然,颇有一种高人风范。

张飞看的是直撇嘴,这打扮,典型的就是最会忽悠人的。

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情,毕竟人家是靠着行吃饭的,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点道理张飞是懂的。

“这位姑娘,我看你一百二十岁的时候有一劫啊!”

正喝着矿泉水的张飞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喷出来,他瞥了眼旁边这算命的,以及一脸我信了的游客,他忍不住说了句。

“咋地,坟让人刨了?”

算命恼怒的扭过头看向张飞,张飞脸上尴尬了一下,随即又挺了挺胸脯,“咋地,我有血光之灾?”

算命的冷哼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张飞面前,一把拿住他的手,“你就这么肯定别人不能活到一百二?如今科技昌盛,九零后的平均寿龄在不断增加,均寿几乎在九十岁,就不许人家多活三十岁?”

来算命的大婶儿亦是一脸不爽,“年轻人,嘴上多积德,将来有好处。”

此时回过味儿来的张飞正打算道歉时,眼睛一凝,胳膊微微一抖,直接将算命的手给震开,算命的噔噔噔后退了三步踩站稳,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张飞:“形意化劲?”

“算命的,好狠的手段,”张飞脸亦是冷了下来,“刚才在下胡言是我不对,几句下来你居然用暗劲坏我肺腑加害我,要是换了其他人,说不定就遭了你的道,你那是什么拳法。”

“今天倒是碰到行家了,眼拙,没看出来。”算命地深吸了口气,朝张飞抱拳,朗声道:“陈拳太极,杨贺。”

拳礼张飞是不懂的,但是看到杨贺向他行了礼,犹豫一番到底是回礼,“形意,张飞。”

杨贺眼睛微眯,这张飞说了等于没说,完全没有将自己的来路说清楚。

都说太极走的是绵,但实质上太极拳打法刚猛迅捷,与八极不逞多让,国术打人讲究的是什么,速度,反应速度,力量,更强大的力量,软绵绵的打谁。

古时的太极拳高手兵器都是用锤的。

两人目光闪动,张飞上前一步正要开口说话时,哪晓得杨贺此时就如兔子一般,稍有风吹草动瞬间炸裂,手臂直抡,口中呼和一声,拳如大锤从天而降,带着沉闷呼啸声直直砸向张飞的脑袋。

这要是砸实了,张飞的脑袋怕不是会想一个西瓜一样被砸的四分五裂。

张飞眉头一皱,目光一冷,不闪不避,后退蹬地,身子一振,一拳迎了上去。

形意打的是整劲,这一拳,力从地起,劲力层层叠灌,经由大腿、腰腹、脊背,再到右拳,张飞可以不浪费身体丝毫力气,全部聚集在这一拳上。

啪!

一声清脆无比的声音响起,这声音清脆,却又洪亮,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寻找发出这道声音的源头,赫然是引起了季八街众人的的视线,再打下去跟谁都没好处。

张飞垂下了双手,他眼尖,看到杨贺右手微微颤抖,刚才那一拳对撞,本以泰山压顶之势的他没想到居然被张飞硬生生以一记冲天炮拳打了出去。

此时此刻张飞含胸拔背,人如一张大弓,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随时可以进行攻击。

杨贺扫了眼周围开始围观,甚至拍照的游人,朝着张飞冷哼一声,迅速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匆匆离去。

看到杨贺离去,张飞这才移开脚步,他后脚踩这的水泥砖竟是无声息间四分五裂,呈现蛛网形状。

张飞低头看了一眼,默默离去。

国术练到最后,意在骨子里,劲在身体里,拳的招数没了,剩下的怎么好打怎么来。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