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第七十七章 比如说那样

八角笼外的人亦是看得相当气愤,张飞这家伙太可恶了,居然把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按在地上摩擦,怎么不是我进……咳咳,太不是男人了!

“服了没?”

张飞两只手臂犹如钢铁,牢牢拿住了宫可馨胳膊,整个人塌在她身上,宫可馨到底是女人,有没有练过功夫,无论如何挣扎也没办法挣脱张飞的束缚。

宫可馨憋红着脸,冷冷地甩了一句,“不服,你这样把我按住算什么英雄好汉,有能耐再打过!”

“综合格斗不是有地面缠斗吗,这不算?”

“不算!”

张飞眉头一扬,这宫可馨脾气可倔了,要是不给她点硬的,她根本不会认输。

松开宫可馨的手,张飞迅速起身后退数步,等到宫可馨爬了起来,这才认真道:“我认真了。”

听到张飞的声音宫可馨心中一凛,但长久以来的倔脾气让她脖子一梗,“我会怕你?”

她有预感,张飞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刚才她可是使出了全力,但让她吃惊的是一拳都没有打中张飞,完全不想一个整日里窝在精神病院中打游戏的废柴啊。

她深吸口气,强令自己恢复冷静后,声音铿锵道:“来!”

怎么总搞的自己像个坏人一样。

张飞咧咧嘴,他才是受害者啊!

心里想着,张飞脚步一趟,身如离弦之箭激射而出,转眼就到了宫可馨近前,脸上露出恶魔一般笑容。

宫可馨睁大眼睛,瞳孔收缩,还不等她有其他反应,一股剧痛突然间从她腹部传来,瞬间侵袭全身,让她整个人都躬成了一个大虾状,这一刻,宫可馨的鼻涕眼泪口水全给喷了出来。

痛,仿佛有一把刀子在她腹部肆意搅动一样,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思考其他问题,整个人的意识只围绕了痛来展开。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张飞,另一只手慢慢伸出,轻轻扶住宫可馨的肩膀将其慢慢放在地上。

看着地上蜷缩颤抖的宫可馨,张飞吸了吸鼻子,说道:“一拳正好命中腹腔,我力道把握得准,痛一下就没有其他的了,你放心,要是你真残废了,我就给你按个床位,这辈子准备服侍我就好了。”

宫可馨此时依旧说不出话来,捂着自己的肚子蜷缩,鼻涕眼泪使劲儿地淌,不过听到张飞这泼皮般的话语时,她依旧忍着剧痛,朝张飞翻了个白眼儿。

老娘就算是死,也不会服侍你的!

张飞还待说话时,八角笼外突然传来一道字正腔圆,抑扬顿挫的怒声。

“你这个家伙有种和我打,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张飞闻声看去,啧,声如其人,长得确实是一表人才,不过张飞是不会形容这种人的面貌的,要是抢了他风头的话,他还怎么活。

这名青年似乎相当恼怒张飞居然不顾男女之别,下狠手把女人打成这样,他早就知道张飞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刚才将宫可馨按倒在地,可是让他羡慕嫉妒恨……啊呸,是气愤讨厌无比。

“喂喂喂,这位先生,难道你是在歧视女人吗?”

张飞环保双臂,看着裁判小心翼翼地将宫可馨拖坐在围笼边上,一边说道:“你这样可不行的哦。”

青年闻言一愣,恼怒道:“我哪里歧视女人了?”

张飞耸耸肩,“这个时代讲究的是男女平等,我觉得男的也好,女的也好,都是一样的吗,如果我对她放水,那肯定是对她的一种侮辱,也是对社会男女平等的一种侮辱,所以我需要认真对待。”

青年听得是哑口无言,张飞说的好有道理,他根本无法反驳啊!

青年憋了口气,紧紧地看着张飞,双手撑着围笼,“敢不敢和我打?”

“不敢。”张飞异常坚决,果断摇头。

“……”青年怒道:“你是男人吗你!”

“哦,这个嘛……”张飞有点不好意思,“我还真是个男孩儿。”

看着张飞一副不敢当不敢当的模样,青年有些崩溃:“我不是在夸你啊!”

“是吗。”张飞怔了一下,摊摊手,“算了,管他呢,就当是夸了。”

“……”青年沉声道:“你要怎么才和我打?”

张飞:“怎么都不和你打。”

青年:“……”

开玩笑,他时间多宝贵,还要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切,都瞪大眼珠子好好给我看看!

张飞嘴里轻哼一声,挑衅地看了青年一眼,然后走到缓过劲来,正在拿着裁判递过来的纸巾擦着脸上鼻涕眼泪的宫可馨,神情那叫一个委屈。

见到宫可馨这幅样儿,张飞非但没有缓和语气,反而异常恶劣地蹲下看着宫可馨:“我赢了?”

宫可馨此时是萎靡不振,明白了自己和张飞的差距,不过倒也是条汉子,痛快点头,“我输了。”

“好,现在就兑现诺言吧。”

张飞露齿一笑,显得那叫一个儒雅随和。

但是在宫可馨眼里,她悲哀的想到了自己今后水深火热的生活,以张飞这家伙的脾气,说不定让她当一个通房丫鬟,给他住的,给他吃的,给他穿的,还有给他睡……

这上哪说理去……要不要反悔,反正反悔是女人特有的权利……

此时此刻张飞盯着宫可馨的眼睛,一字一顿,无比认真。

“这个时候反悔还来得及,你确定要和我赌下去吗?”

宫可馨抬头,看着张飞那一副只要你摇头,我就放过你的表情。

看到这副表情,宫可馨心里一堵,她脖子一梗,大声道:“愿赌服输,我宫可馨这辈子就没有想要食言过!”

看到宫可馨这幅倔样儿,张飞叹了口气,犹豫了下,伸出手使劲儿的揉了揉宫可馨的头发,“你迟早会吃亏在自己性子上面的。”

宫可馨冷哼一声,将张飞的手甩开,恶声恶气道:“用不着你管,我自己的事,自己担着!”

“好。”张飞眉头一扬,他站立起身,居高临下道:“女仆什么的太恶俗了,答应我做一件事吧,什么事都可以,比如说,那样……”

此言一出,不单单是宫可馨沉默了,就连周遭看热闹的人亦是被镇住,这太过分,太让人嫉……气愤了,居然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想要和他做那种事情,亏张飞想得出来。

真是羡煞旁人也……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