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第七十三章 不敢看不敢看

“身体很壮实啊,这样都能站起来。”

形意毒,八极猛不是没有道理的,真正的形意拳意极为强调在一招制敌,注重实战的杀伤力,出手大多碎人关节,伤人肺腑。

形意拳打的是整力,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是为六合,前者外三合得其形,后者内三合悟其意,是为形意。

汉子吐了口血水,张着满是血水的嘴巴笑了起来,脸上的满是狰狞,丝毫没有惧怕之色。

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狼心狗肺的家伙!

张飞心中定义,汉子见张飞上前,硬是抬起手一拳打过去,可惜方才张飞那一脚已然将汉子给踹的肺腑受损,眼下哪里还有力气使,这拳头抬起来,落下去,软绵绵的跟个棉花一样。

看着对方的拳头轻飘飘的落在自己的肩上,张飞微微一笑,目光深邃,慢慢拿起对方的胳膊。

“我会让你明白,到底有多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陡然响彻了整栋老旧居民楼,然而整栋楼似乎没有人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周边听到惨叫声的居民楼更是熄灯关电,力求把自己沉寂在黑暗当中,尽量不被发现。

十分钟后,用分筋错骨手逼问完毕的张飞看着地上不成人形的常武,他弯下身子从常武口袋中摸出手机,拨通报警电话。

“喂,我要报警,纱刁市西区永香村三十号发生了杀人案,请快过来。”

还没等对方说话,张飞挂断电话,看了眼安静端坐的小女孩儿,张飞又低头看向常武,半蹲下身子,亦不在意对方身上的血污,感叹道:“以前我是生活在阳光下的,我是完全没想到阳光没有照射到的地方会滋生像你这种恶毒的虫子,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或者说你让我杀人,我还没有准备好,就让这个社会来定你的死刑吧。”

看着常武一脸怨毒的表情,张飞耸耸肩,声音幽冷,“你要是再这样看我的话我把你眼睛给戳爆,杂碎!”

常武心胆俱颤,连忙将目光移开,生怕张飞再次暴起。

看着张飞转身走到小女孩儿身边,常武挣扎说道:“你不是警察?”

张飞瞥了他一眼,“我若是警察的话,当场把你枪毙了。”

接着张飞慢慢走到被绑住的小女孩面前蹲下,轻声道:“叔叔现在还不能给你解绑,不过你放心,警察叔叔马上就过来了,我会在下面等着的,别担心。”

看着小女孩儿懂事地点点头,张飞伸出手揉了揉女孩头发,至于为什么不给小女孩解绑,实在是这满屋子的血腥若是让这女孩儿看一眼的话,明天可以在精神病院加一个床位了。

下了楼后,迎着干净的空气,张飞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下心中翻腾的火气,似乎以为得到形意拳的原因,当看到这些不平事时,张飞更是想要凭借一腔热血将其扫空,他有些明白刘烨的举动了。

沉默了会儿,目光闪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默默等待了约莫有六七分钟,警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火速赶来。

远处的张飞藏了藏身形,确定周围没有摄像头后,看着这辆警车下来两名警察确定是报警地址后,噔噔噔地上了楼。

没到半分钟,便传来两名警察的惊叫声,以及大声呼叫支援的声音。

听到这里的张飞悄悄离去了。

说真的,若非拳术带给了他勇气,要他看这一幕的话,也是心脏受不了,说不定真的就成为真正的神经病了。

……

……

半个小时后,永香村三十号居民楼外拉起了警戒线,而见到警察过来时,周围的居民亦是胆子大了起来,纷纷下楼在边上观望。

一名大婶儿捂着胸口,一脸害怕。

“刚才那叫声,老惨了,一阵一阵的,我根本不敢出去,没想到我们永香村和平了这么久居然发生杀人案,实在是太可怕了。”说着,大婶儿抹着眼泪道:“那叫声,都跟杀猪似的,不敢看不敢看。”

旁边的老头亦是心有余悸,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道:“是啊,没想到常武这么好的一个人,被人打成那样儿,唉,也不知道惹了什么人。”

“张警官,上面那边过来人了。”

正看着卷缩在地上的常武,张立业站立起身,转身神色凝重,显然知道是此人是做什么的,忙道:“快把他请进来。”

“是!”

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有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上了楼,年龄约莫三十岁,一双瞌睡眼看起来半睁不睁,头发梳得油光铮亮,打理得非常干净,身形修长,这西装穿在他身上相当衬托身材,特意修整胡须让他充满了男人味,看起来非常有魅力。

当他上楼第一看看到半死不活的常武时,一双瞌睡眼陡然睁大,他神色凝重,快步走到常武边上半蹲下,也不在意常武身上的血污,伸出手轻轻抬起常武下巴,好一会儿才低声喃喃道:“形意钻拳,入木三分,深入神意,好家伙,至少是暗劲巅峰高手?!”

紧接着男人又摸了摸常武的胳膊,捏着下巴沉思,“三十六路擒拿手,唔,分筋错骨手,没想到拿来折磨人了,倒是有点清末风格。”

他慢慢直立起身看向张立业,先是自我一番介绍,随后问道:“这家伙是谁,我看他一点功夫基础都没有,怎么被人打成这样,这还不算,居然还要如此折磨一番。”

张立业也不敢怠慢,这位宫鸿涛可是上头了解这里的情况特派下来的。

“经过初步检查,这些人是人贩子,而且应该是一个人体器官贩卖组织。”张立业想起在室内玻璃管子里面的眼珠子,忍不住嫌恶地看了眼常武。

怎么就没被人打死在这算求。

不过他也知道常武不能死,一旦死掉的话,这个刚浮出水面的器官贩组织线索就断了。

宫鸿涛恍然,看了眼常武,皱眉道:“怎么就没被人打死。”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