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第七十二章 麻布袋

而这处住宅区最边缘的一处地方,张飞看着面前这栋老旧的居民楼,刘烨在这里停留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然后才离去。

张飞已经在楼下藏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凭借现在的听力,他当然知道具体是哪间传来的声响,这栋大楼似乎除了哪里有人活动之外,其余的人是一个没有。

进了楼,顺着楼梯到了二楼,然后轻轻推开虚掩着的大门。

他落脚无声,宛如狸猫一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三居室,但脏兮兮的沙发,桌上有些发馊的盒饭,地上随处可见的烟头,饮料瓶,甚至张飞能闻道空气中散发的浓郁血腥味儿同时,伴随着一股子脚臭味,这生存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张飞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一切,真的,猪窝都比这里感觉,其实猪是一种非常爱干净的动物,以至于只要自己拉了粑粑后……

将脑海中的念头抛开,看着碎裂的茶几,电视机赫然在地上被摔成了几大牙。

脏兮兮的红砖地面亦是有血迹,不但如此,墙上更是飞溅了点点殷红,张飞心神一凛,下意识垂下了双手,然后慢慢移动脚步走进一间卧室当中。

入眼看到的是无比血腥的一幕,一名男子赫然倒在了血泊之中,不知死活,身体不时抽搐。

张飞小心翼翼地环视一圈,确定没有其他异常后,才上前走到血泊中的男子旁边半蹲下,他伸出手轻轻按住男子的脖子。

没气了。

张飞心中一突,如同被一击打锤打中胸口,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死人在他面前,心跳陡然加速,胃里翻江倒海不过似乎因为身怀拳术的关系,他仅仅是略微深吸了气,浓郁的血腥味儿虽然让他直欲作呕,但也清醒了不少。

似乎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场景。

他站立起身,开始四处探查这套屋子,张飞神色有些凝重,第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名,第二间卧室有四名,第三个房间一名。

最后那个房间的人死前显然遭受了极大的折磨痛苦,显然是刘烨看到了什么令他无比愤怒的事情这才含怒出手。

最后那人身上的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是活生生疼死的。

看到这里的张飞有点毛骨悚热,这刘烨的手段太狠辣了。看样子刘烨得到了消息后,将这里全部给灭口了。

张飞直立起身,摸出早就准备好的黑手套,到处翻箱倒柜翻找一番后,在冰箱里摸出一个笔筒大小的玻璃管子,里面有不知名液体浸泡着的东西。

张飞定睛一看,手微微一抖,手上的玻璃管子跌落在地。

眼睛珠子?!

张飞脚步有些不稳,脸色更是显得苍白,他扶墙立着,心中却泛起了无尽愤怒,这些该死的人贩子。

他沉默了会儿,慢慢准备离去,他现在思绪有些乱,需要冷静一番,刚走到玄关门口,虚掩的房门赫然被一下推开。

张飞顿住脚步,看着推门而进的人。

进来的人约莫四十岁,剃着一个大平头,眼角有几条鱼尾纹,身体相当壮实,就跟石碑一样,比张飞矮了小半个脑袋,脸上看起来无比憨厚,脸上带着一丝笑眯眯的意思,就像一个与任何人都交好的老好人,身上穿的是白色衬衣,下面黑色的老式西装直筒裤,土的不行。

然而张飞并没有注意这个,而是目光聚集在这汉子肩后扛着的一个麻布袋上面,看起轮廓,似乎是一个人?

张飞脸色沉静了下来,“你背的是什么东西?”

汉子脸上挂着淳朴无比的笑容,空着的右手垂了下来,一边说着,“这位朋友,你怎么会在我家里,这是我从乡下背来的猪肉。”

接着,汉子一脸警惕,“你是小偷?!”

张飞正要开口,面前这名汉子右手猛地从腰后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往张飞咽喉捅去,狠辣无比,一旦扎实了,张飞必死无疑。

时刻戒备的张飞对此没有丝毫惊讶,或者说这人的动作也许在常人看起来干脆果断狠辣迅捷,但是以他形意拳宗师级的目光来看简直是错漏百出,缓慢无比。

张飞眼帘低垂,侧身趟步,匕首竟是于厘毫之间避开,从他脖子边上划过,迎着近在咫尺的张飞,汉子大吼一声,匕首收回,正要再次挥匕时,张飞后脚微微一蹬,一股力道从地而起,他腰一动,拳从丹田而升,斜直上钻,打向汉子下巴。

形意钻拳!熊形起钻,鹰形翻落。

形意拳钻拳这一招,在这一刻被张飞实战的淋漓尽致。

咔嚓!

一声骨头脆响,汉子这怕不是有百八十斤的身体硬是被张飞这一钻拳打得腾空向上,跃起半米。

这还是张飞最后关头收了力,怕一拳将对方给打死。

随即张飞手脚不停,后腿垫脚,脚下借力,前脚侧踹而出,直接讲这么汉子给踢出了玄关,狠狠地砸在对面人家的大门上。

咚!

临在半空中,张飞手如闪电眼似流星,堪堪一把接过这汉子落下的麻布袋。

看了眼扑腾摔倒在地,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的汉子,张飞将这约莫有五十斤的麻布袋轻轻放在地上,捡起汉子掉落的匕首将绑得牢实的麻布袋口子给割开,打开一看,赫然是一名长得精雕玉琢的小女娃。

这女孩儿恐怕就十一二岁,手脚被绑,眼睛和嘴巴更是被套的严严实实,一点不能见光,满脸泪痕,感受到张飞将麻布袋打开的动作,更是被吓得浑身发抖,似乎隐约间知道自己的下场一样。

蓦地,张飞眉头微皱,赫然闻到一个尿骚味儿,是这小女孩儿的。

张飞满眼怜惜,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女孩儿的头发,轻言道:“叔叔不是坏人,是打坏人的。”

看到小女孩儿停止了颤抖,他伸出手轻轻抱起,将女孩放坐在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方后,这才转身看向那名挣扎着站立起来的汉子。

刚才那形意钻拳,赫然将他的下巴骨给打裂,若非张飞留力想要审问的话,这一拳就能将这汉子的下巴打得稀碎,红的白的全出来。

张飞直立起身,眉头一扬,慢慢地走过去。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