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第二章 体香是怎么炼成的

……

……

咣当!

被强制丢进自己的房间后,张飞默默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看着紧闭的大门,叹了口气。

“还是这么粗鲁。”

自从三年前摔了一跤,他就莫名其妙的能够看到世界毁灭的源头,换句话说就是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其根本原因就是蝴蝶扇动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产生微弱的气流,而微弱的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一个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从学术上来说就是混沌学。

刚开始他也以为自己摔出幻觉了,可是当他听之任之放任不管是,到最后竟然真的出现了幻觉中会发生的事情。

接着他接连做了几件阻止毁灭源头的事情后,被父母扭送至医院,然后经过鉴定患了精神病,接着就住进了精神病院当中,这一住就是三年时间,回来就是回家了。

他住的是单人病房,里面就是他的私人空间,甚至还有一台电脑供他使用,装饰得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卧室。

这一连关了几天,确定张飞没啥异常后,终于被放了出来。

这刚踏出门,一旁的男护李杰叫道:“张飞,院长要见你。”

张飞眉毛一扬,倒也习以为常,点点头,“知道了。”

李杰:“我送你过去。”

张飞迟疑道:“这不用了吧,这地儿我熟拐几个弯就到了。”

眼看李杰就要说话,张飞连忙说道:“我看起来不正常吗?”

李杰上下打量了张飞一番,皱眉道:“你要是正常你能被关在这里?”

说得很有道理,张飞无话可说。

“不过嘛……”李杰话语一转,“看你现在倒是挺正常的,行了,赶紧去吧。”

张飞乐呵呵点头,“得嘞。”

说完,转头便往前走去,这刚拐了一个弯,便跳出一名提着一水壶的人影跳在他面前喊道:“小子,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张飞神色一惊,左右张望一番,然后一路小跑,将旁边的一个用空了的桶装水扛在肩上,紧接着朝来人冷笑一声。

“哼哼,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来人大喝,“行者孙!”

“哈哈,爷爷在此!”

来人神色一愣,扔了水壶,扑通跪在地上,高呼道:“爷爷饶命!”

这个神经病!

张飞啐了一口,将桶装水丢过去,“给爷爷拿着!”

来人紧紧抱住桶装水,喊道:“谢谢爷爷!”

趁此机会,张飞那是赶紧开溜,来人是个真正的精神病,以前管谁都叫爷爷,自从看了西游记后,那可是整日提着个水壶,到处喊道。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这谁敢答应。

连忙闪人后下了楼,他住在三楼,下方是一个操场,处在楼梯口的张飞看着前方的过道,

正了正神色,直接走了过去。

刚过了一段时间,便听到一间休息室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张飞好奇,快步走过去凑头一看。

嚯,好家伙,一大帮子身穿病号服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东西。

这可热闹的,张飞可从来没有看到过。

忍不住好奇之下,张飞那是凑了进去,拍了拍边上一名吆喝的病人,这人叫荣翰飞,年龄和张飞差不多,不过行为举止可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精神病,不过对人无害,一发病就会觉得自己是某种固定物件,然后模仿对方,最有意思的一次就是做了一个星期石头,要不是被拉着强制教育了一顿,怕不是会真的浑身僵硬,真的变成石头了。

不过没发病的时候真的是个正常人,荣翰飞乐呵呵道:“这里有人在争论左脚踩右脚上天的问题,可有意思了。”

张飞一探头,果然看到两名争得面红耳赤的中老年男子正在激烈争吵。

其中一名眼镜男子,手里拿着一张纸,另一只手指着纸,唾沫横飞。

“据研究,每呼吸六十秒,就减少一分钟的寿命,这可是我花了好几个月才证实的,想要否定我,你拿出证据来!”

另外一名灰白头发的男子牛兴文听闻那是冷笑一声,颇为不屑的看着眼镜男子,“呵呵,你这种狗屁研究,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

说完,他目光扫视周围,“你们知道吗?”

周围众人那是连连点头。

“知道,知道。”

牛兴文挑衅的看着眼镜男子,这个辣鸡,刚进来就想要挑战自己的学术权威地位,哼哼,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眼镜男子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吭哧吭哧两声,底气不足的叫道:“你说说,你最得意的研究到底什么?”

牛兴文脸上露出得意笑容,贼眉鼠眼的往门外瞅了瞅,确定医护人员没在后,这才神神秘秘道:“你们知道女生的身上为什么有体香吗?”

“体香?”

张飞愣了一下,满眼好奇之色,他还真的挺好奇的,他姐姐张怡就有体香,但张飞也闻到过其他女人,有些女人身上有,有些女人身上没有。

这确实让他相当好奇。

这个问题一下子吸引了周围的精神病患者,他们虽然是有精神病,但性取向没变啊。

就连眼镜男子也是禁不住好奇,问道:“为什么?”

牛兴文嘿嘿一笑,“李娜你们知道吧,当时她来给我打针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她身上的体香,然后引起了我身体内的原始冲动,这就让我有点好奇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过了后,我就特地拿了她一件衣物……”

众人看着牛兴文的目光顿时一变,当众有人忍不住开口道:“咦,你这个变态。”

牛兴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理直气壮,中气十足

“我这才是真正的学术精神,你们懂什么,真是。真正的学术精神,那就是不为世俗的眼光探寻真理,你们这些俗人懂什么。”

说的很有道理啊,张飞忍不住催促,“那你赶紧说说你的研究成果,说不定以后还可以申请专利,以后你不是发财了。”

牛兴文精神一振,“说的也是。”

随即解释道:“经过我反复的用嗅觉,触感进行研究,甚至不顾生命危险往李娜旁边凑,发现只要是她穿过的衣服,都会有体香残留,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解释。”

张飞随口道:“是因为化妆品腌入味了吗?”

“口胡!!!”牛兴文怒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张飞耸耸肩,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也有体香。”

这话一出,旁边的荣翰飞立即凑着鼻子往近闻了闻,“在哪呢?”

张飞恶寒,一下将荣翰飞推开,指了指自己的脚,“在这儿呢,你要闻闻吗?”

荣翰飞嫌恶,“你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这么恶心呐。”

此时牛兴文说道:“经过我的研究,是因为李娜单身太久,所以身上分泌的雌性荷尔蒙分泌太多,所以才会传出体香。”

眼镜男子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眼镜,插嘴道:“据我所知,能够闻到女人体香,是因为你身上的雄性荷尔蒙增多,对雌性的信息素嗅探能力大增导致的,所以你才会觉得李娜身上的有体香味,对了,你单身多久了?”

牛兴文支吾两声,“我今年42,至于单身的话,也就四十二吧。”

随即牛兴文反应了过来,怒道:“我多大年龄关你什么事。”

之后两人再次陷入了争吵,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两人当即起身,打算找李娜证实两人谁对谁错。

张飞心里面的新鲜劲儿也过来,看着这一群前呼后拥的精神病患者,他不由得摇摇头,嘴角微微一翘。

只有我才是这个精神病院中的正常人啊!

怜悯的看了眼这一群奔去凑热闹的患者,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油然而生,啧啧,好死不死的去招惹李娜,真是。

张飞微微摇头,也不理会这些人,慢慢朝着院长室中走去,他可是好几天没出来了,不晒晒太阳,活动活动筋骨,人是会锈的。

一路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口,守在门口的李杰那是在张飞身上上下其手,确定张飞没有没有携带什么武器后,这才面无表情道:“进去吧。”

张飞撇了撇嘴,这院长还是这么贪生怕死的,每次去见他的时候都是得要在门口竖立一个壮汉,以防万一。

不过张飞也理解,毕竟这里除了他之外,都不是正常人。

推门而进后,张飞看着埋头盯着电脑的院长,这院长叫做马德华,五十多了,长得那是典型中老年男人的模样,头发抹的发蜡十级狂风都吹不倒。

眼见正对面马德华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不为外界所动,而且面色沉重,眉头紧拧,似乎在看一些极其重要机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