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通往未知(暂告段落)

她仰着头,直直地盯着张飞上去的阶梯口,半晌,她神色有些迷惘了会儿,随即变得无比凶厉,披在肩后的黑色长发乱舞,宛如幽冥厉鬼。

“@#¥%……”

如果有人懂古语的话,赫然能听到女人话语。

‘我的西王母镜。’

这赫然就是从石台上死而复生的西王母,却没想到她竟然跑到木塔中。

低声呢喃了一句后,西王母衣裳无风自动,衣袂飘飘,整个人竟是慢慢悬浮起来,随即不紧不慢地往前飞去。

而当张飞打开石门后,赫然与正在用刷子刷着墙壁的张恒撞了一个正着。

两人大眼瞪小眼好几秒后,张飞晃了晃手,露齿一笑道:“哟,这么热闹,大家好啊!”

哗啦啦……

一阵枪栓划动的声音,接着七八杆自动步枪黑黝黝地枪口齐齐对准了张飞,让他浑身僵硬无比。

张飞连忙摊开手,“各位,我可没有任何恶意……”

“把枪放下!”

其中一名士兵厉喝一声。

张飞耸耸肩,慢慢地将手中的枪放了下来。

“救世主模块,到了这里西王母镜就能损坏了?”

救世主模块:“是的,这里的磁场被扭曲成特殊频率,这里是强磁点,在这里会变得非常易碎,一发子弹就能轻易将镜子打碎。”

张飞咧了咧嘴,这么说明还是很坚硬的,不然救世主模块也不会说需要用到子弹。

“就是他,就是他!”

旁边的齐德龙和东强两人齐齐的大喊,那是满脸兴奋。

这下好了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这下被逮了一个正着吧。

东强叫道:“就是这个家伙把我们的镜子给抢了!”

作为领导者的李志此时神色威严,招招手,旁边便有一名守卫上前准备将张飞制住。

看着近到身前的守卫,张飞嘴角一扯,一抹古怪的情绪从他脸上浮现。

他脑海中的那枚红得犹如鲜血的红点正在急速飞上来。

粗大事啦!!

张飞强行镇定,环视一圈道:“各位,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同心协力,共同发掘美好知识,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臭死诸葛亮,人多力量大的真道理!”

看着张飞满口胡言乱语,李志皱眉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张飞停顿住话语,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通道。

“有怪物来了。”

说完,趁着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张飞拖着身后一动不敢动的宫可馨就往一侧滚去,如此激烈的动作让神经紧绷守卫第一时间瞄准洞口开火。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音陡然间从洞穴通道传出,响彻整个墓室,巨大的声音让一众精英守卫暂时放弃了对张飞的集火,转而调转火力不断射击慢慢从洞口中顶着子弹迈进来的白色人影,赫然是那西王母。

似乎因为吃了火器的亏,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西王母此时此刻浑身凄惨无比,殷红的鲜血第一时间将她身上的衣服染红,子弹带来强大的贯穿力更是将她打得血肉模糊,脸上甚至能看到森然白骨,异常狰狞无比,再不复之前那倾国倾城的模样。

饶是如此,被强大火力集火的她口中连连爆喝,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让在场众人心神震动,但训练有素的守卫手中的枪械赫然形成了一道道火力网,将西王母打得寸步不前。

然而西王母此时双臂狂舞,手指连动,在空气中画出诡异痕迹,张飞看着眼里,脸色微变,刚要有所动作时,一道凄厉无比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尖锐无比的声音震得耳膜生疼,甚至脑袋发懵。

火力网赫然出现了一道缺口,趁此机会西王母不退反进,身如鬼魅,转眼间就带走一名守卫的人头,手指仿佛是一柄无比尖锐的兵器,轻轻一划,一颗头颅便洒着鲜血飞起。

张飞脸色骤然一边,摊开手掌虚指西王母。

“神兵火急如律令,定!”

那西王母似乎察觉到了张飞的动作,身子一侧,竟是避开了张飞的掌心。

张飞神色震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避开他的定身术。

西王母手指连动,凌空一挥,却惊异地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仅仅只有一场微风荡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样,她反应极快,发现自己的能力无法施展后,身形连动,化作一团血影,有了防备之心的西王母竟是轻易间避开子弹,迎着子弹撞击身体周围物体发出的噗噗响声,短短不到三十秒钟,墓室内的八名守卫便彻底没了生息。

这一幕看得特殊事务局的人胆寒无比,他们早已经认出来人就是壁画上的女人,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西王母这个怪物居然受到如此可怖重创,外观看恐怖血腥无比,但行动却跟无事人一样。

将墓室内有威胁的人全部解决掉后,西王母慢慢走向张飞。

“你的道术,怎么会有用?”

西王母话语生涩无比,带着尖锐之色,赫然是之前有一枚子弹将她的脖子给穿破,就差没有牵肠挂肚了……

张飞咧嘴,旋即一脸震惊地看向西王母后方。

“有飞碟?”

淳朴无比的西王母闻声扭头看去,就听到张飞沉喝一声。

“神兵火急如律令,定!”

猝不及防的西王母直接被定住,突然感觉身体有些劳累的张飞不敢有任何代码,一把摸出腰间的砍刀,带起一道寒光朝着西王母脖子劈过去。

脑袋搬家,总不能活了吧。

轰隆!!

一道巨响陡然间响起,无数碎石从张飞头顶迸射,让他只得侧身拉着宫可馨壁在墙角。

咚!

重物落地的闷响声音陡然响起,张飞抬眼望去,赫然一名身高近乎两米三,浑身肌肉虬结的大汉,地上硬是被他踩得龟裂。

定睛一看,是那王腾。

一时间张飞有些兴奋了,对于他来说,这里越乱越好,更有可趁之机。

心思电转间,西王母已然和王腾对峙上,至于旁边的齐德龙和东强两人早就躲得远远地,不单单是他,特殊事务局的张恒和李志亦是一脸三观有些崩塌的躲在角落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连呼叫支援都给忘了。

王腾有些惊悚地看了眼西王母的模样,随即撇头看向张飞。

“把昊天镜给我!”

张飞还没说话,西王母是听清楚了王腾的话语,她眉目倒竖,一言不发直接冲向王腾。

早已有所防备的王腾亦是神色凝重,毫不示弱地踏步上前,两人瞬间战作一团,两人强大无比的战力几乎周身搅得一塌糊涂。

龟裂的大地,飞溅的土石,吓得无人色的众人。

“好好呆在这儿别动。”

嘱咐了一脸失神的宫可馨一句后,深吸了口气的张飞勾着腰一个翻滚,拿起了自己丢在地上的散弹枪,与此同时从怀里拿出昊天镜丢在地上。

砰!

一声枪响响起,将两只怪物的注意力瞬间吸纳过来。

看着镜面的出现的裂纹,张飞咧开了嘴,接着长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

只见昊天镜周身迸发出淡淡乳白微光,镜子竟是慢慢悬浮而起,接着慢慢移动在墓室中央石台之上悬浮。

“救世主模块,这是这么回事儿?”

然而任由张飞如何呐喊,救世主模块此刻却彻底沉寂,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该死!

张飞神色有些狰狞,他感觉自己被骗了。

一时间三人亦不敢轻举妄动,随后只见昊天镜大放毫光一瞬,接着光芒迅速收拢,整个昊天镜仿佛融化了一般,化成一滩银白液体,最后形成一面散发淡淡光芒的椭圆镜子,说是镜子,可看到镜子无比深幽的镜面,任谁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

“这是,山海界?!”

西王母神色激动,率先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王腾弯腰伸手一拉,直接抓住西王母的左腿将其狠狠砸在地上,蹦出一个坑洞后接着奋力一甩,西王母宛若炮弹轰击在墙上,整个墙体都因此晃动了一下。

看了眼深陷墙体一时没有挣脱出来的西王母后,王腾神色挣扎了一番,接着身体迅速缩小恢复原身,大步向前往通道而去,在踏入通道时,王腾看了眼张飞。

“无论是救世主模块还是灭世主模块,它们都没有安好心,既然这里解决不了它们,那我换个地方。”

说完,竟是头也不回地钻进昊天镜化出的通道当中。

随着王腾钻入进去后,整个通道瞬息变得不稳定起来,平静的镜面开始起涟漪波浪仿佛随时要崩溃一样。

到底进不进去。

这里的状况似乎完全超出救世主模块的预料,甚至昊天镜展现出力量后,救世主模块彻底没了声息。

它在害怕,这里的状况超出了它的预料,或者说他也没有想到神异力量不显的现代社会中,昊天镜这类传说神器竟然依旧能冲破重重阻碍爆发出强大无比的力量,一股足以扭转世界的力量。

张飞神色阴晴不定,他如何不知道救世主模块没安好心,从前几次故意轻慢,甚至不提示的情况来看,它不想张飞死,但似乎又在期待某种变化。

瞥了眼从墙体中就要挣脱出来的西王母,张飞一咬牙,看了眼神色惊惧的宫可馨。

“回去后和我老姐说,有机会我一定回来!”

他扭头伸出手掌对准西王母。

“神兵火急如律令,定!”

刚落地的西王母整个人身子彻底僵硬,趁此机会张飞大步向前一跃,整个人直接冲进了镜面当中。

随着张飞冲进去,荡起涟漪的镜面赫然变得波涛汹涌,通道时隐时现。

“不!!!”

西王母看着时隐时现的镜面通道,恢复过来的她尖叫一声,原地蹦出一个大坑,人如离弦之箭瞬间激射过去,昊天镜依靠她所搭建的大阵在这元气末世积蓄了数千年的能量,就是为了这一刻,要是错过,恐怕永远也没有办法再开启,她几乎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终于是赶在最后冲进了通道当中。

在西王母进入通道那一刻,整个镜面通道嗡的一声迅速缩小成一个点,接着连带着昊天镜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在这个世间一般,若非墓室中留下的一片狼藉提醒着还存活的众人刚才有发生过可怖事情的话,都以为在做一场梦。

半晌,张恒微微颤颤地站立起身,慢慢挪到石台边上伸出手在原本昊天镜悬浮的地方划了两下。

“他们,去哪里了?”

齐德龙嘴唇有些哆嗦,目光露出惊惧,神往,害怕,嫉妒之色,种种情绪交织下几乎将他的脸扭曲。

“他们应该是前往神话世界去了。”

“神话世界?”

“是,这是我们卸岭一脉自古就有的传说,在长辈盗取有关大墓后终于得到了完整讯息,此方天地自成宇宙,规则大变,神异力量消失不显,想要获得长生,除了离开这个世界外,别无他法,只是不知道西王母到底是使用了什么办法才延寿数千年,支撑到现在。”

东强沉默了下,轻声道:“有没有想过,她真的是西王母,只是不小心遗落在这个不能有任何超凡异力的世界里?”

众人心中一寒,这样似乎也就解释得通她能生生存活数千年,虽然这数千年以来都是依靠类似龟眠的状态在某种特定磁场渡过。

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时间几段,兔起鹘落间就已经没了,然而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却让他们的竖立起来的三观彻底崩塌。

宫可馨神色复杂地站了起来,那个讨厌的人消失了,按理说她应该很高兴,可是却没有丝毫喜意,甚至有那么一丝哀伤,这几天以来张飞对她的照顾她能清晰地感受到。

刀子嘴豆腐心而已。

可是这个人似乎永远回不来了。

(各位,这本书就到这里暂告段落,我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毕竟这本书成绩很差,只能说我开头没能点头,让编辑看不到特点,也让各位书友看得找不到主线,失败中的失败。当我推荐断了后我心就凉了半截,然后从编辑那里得到这本书没有后续推荐了后,我彻底无法写下去了,之前的雄心壮志,列出数万字的大纲一时间都像是喂了狗……彻底没办法保持状态写下去。

那时候我心态爆炸,甚至一度想停笔、就算这算了,但是看到有这么多书友支持我,我心里很感动,很谢谢你们,我不会放弃创作的,毕竟小说能把我天马行空的幻想,把我成为一代大侠的梦想书写出来,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有稿费,从最初第一本小说胡乱涂鸦甚至八十万字不上架都兴致勃勃,到现在因为成绩不理想,上架后稿费难以养活自己而放弃……马德,就感觉一颗粉色系逐渐变成了茄子系……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认真思考了一下,应该是自己的年龄不再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做事情不能依据自己的爱好来,总要有点意义才对,想要把自己的爱好发展成能养活自己的事业,那么就需要做出成绩,不能这么半死不活的吊着,索性到这里暂告一段落吧。

新书正在筹备,相信各位应该会喜欢的,风格的话……应该是恐怖搞笑的黑色幽默吧,毕竟搞笑算是我拿手的事情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国庆前后就能发新书了。唔,主角叫做王腾……)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

《住手这是日常世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