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明天下》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拼死一战(2)

(期盼冠状肺炎早点消失,我们一起努力。)

六百里加急的奏折已经送往京城,张献忠很有可能在黄州城池内的判断,就在奏折里面,张东涛一脸肃穆,看着肃立在临时中军帐的所有军官,缓缓的开口了。

“诸位兄弟,情况你们都知道了,我们唯有拼死一战,以最快的速度打败大西军前军两万人,才能够获取战斗的胜利,他们的指挥官李定国,就在前军之中,大西军前军两万人,中军八万人,前军与中军之间仅仅相隔二十里地,如果以最快的速度驰援,最多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半个时辰以内打败大西军的前军,只要打败了大西军的前军,生擒或者斩杀了李定国,大西军群龙无首,我们就能够获得完胜。。。”

说到这里,张东涛的神色变得肃穆,他看了看身边的刘文秀。

刘文秀的神色同样是肃穆的。

“好了,诸位兄弟,大西军的前军距离黑风岩不足百里地,一天之内能够抵达目的地,半个时辰之后,六万军士全部出发,前往黑风岩。。。”

“此战非同小可,各位,我将丑话说在前面,凡有临阵退缩者,杀无赦,各营就算是只剩下一个人,也要给我拼死的杀敌。。。”

“六万军士全部压上去,对阵两万人,诸位拼死杀敌,我们一定能够获得完胜。。。”

大风吹来,旗帜在风中咧咧响,张东涛看了看整装待发的所有将士,扭转马头,朝着黑风岩的方向而去,大军跟随在他的身后。

除开马蹄声和沙沙的脚步声,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

李定国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这一次他终于能够在父皇张献忠的面前直接展现指挥作战的能力了,如果彻底打败高杰及其麾下的五万军士,那么湖广的局势就彻底稳定了。

李定国不傻,他看得出来,父皇张献忠对大哥孙可望是有些偏爱的,孙可望有些时候的做为,明显就带有暗算的味道,张献忠不可能不知道,但没有制止和惩戒。

就说孙可望在四川指挥的诸多战斗,也不是很出彩,石柱的秦良玉,一直都是大西军的心腹大患,父皇张献忠几次都想亲征,彻底剿灭秦良玉及其麾下的白杆兵,不过考虑到成都府位置的重要性,还是让孙可望领兵前去剿灭秦良玉,可惜到了现在,秦良玉及其麾下的白杆兵不仅没有能够被剿灭,还有壮大的趋势了。

李定国在湖广指挥作战,还是做得很不错的,自打湖广总兵左良玉领兵逃离之后,湖广境内的朝廷军队,几乎都被李定国彻底剿灭,应该说朝廷基本控制了湖广行省。

不过李定国的这些战功,与孙可望稳定四川局势比较起来,好像不算什么了,毕竟大西王朝的都城在四川成都,成都的安危才是张献忠和朝廷最为关心的事情,孙可望率领大军稳定四川行省的局面,承担的责任远远大于李定国。

李定国其实没有想那么多,二哥刘文秀被登莱新军生擒之后,孙可望在军中的地位愈发的凸显,他就特别注意了,避免和大哥孙可望产生冲突,也不想有太大的权力,避免孙可望眼红,不过不想那么多,不意味着孙可望会彻底的放心。

一段时间以来,李定国不断琢磨怎么能够避免孙可望的算计和打压,后来他想明白了,一味的躲避和退让不是办法,必须要主动出击,不断树立和巩固自身在军中的地位,至少让孙可望感觉到麻烦或者畏惧,这样才能够安稳,有几个晚上,李定国做梦了,梦见父皇张献忠驾崩了,大哥孙可望继承了皇位,自己直接被关押进入大牢之中。

这一次隆武朝廷派遣郑成功进攻湖广,李定国本来以为,自己必须要领兵打败郑成功,保住湖广的安宁,情报显示,郑成功率领的大军一共十万人,这可不是小股的部队,所以李定国咬牙发誓,就算是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一定要彻底打败郑成功。

李定国采取了收缩作战的策略,放弃了不少的城池,让郑成功放心大胆的深入湖广,直接进击黄州府城,这样他率领大军出击,就能够完全包围郑成功及其麾下的大军,在前往黄州府城之前,李定国专门给父皇张献忠禀报了作战的计划。

李定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父皇张献忠居然亲自来到了黄州,而且调遣了十万大军,这样一来,湖广就有二十万大西军的军士了。

隆武朝廷派遣两路大军进击湖广,总兵力也就是十五万人左右,以二十五万对阵十五万人,不管怎么看,大西军都占据绝对的优势,而且父皇张献忠还亲自指挥作战,如此情形之下,彻底打败隆武朝廷派遣的十五万大军,就在预料和掌控之中了。

为什么父皇张献忠会亲自前往黄州指挥作战,李定国也想明白了,郑成功和高杰都是隆武朝廷派遣进击湖广的,如果彻底击败了郑成功和高杰,就等于剿灭了隆武朝廷本就不多的力量,南方绝大部分地方就能够稳定下来,大西军和大西朝廷的名声也能够威震南方。

击败了隆武朝廷,大西朝廷唯一的对手,就是大吴朝廷,一旦大西朝廷能够抓住机会稳定南方的局势,也就可能与大吴朝廷抗衡。

从黄州出发前往韶关,李定国马不停蹄,绝不耽误时间,他一定要抓住机会,彻底打败进击湖广的高杰及其麾下的大军,十万人对阵五万人,李定国有着绝对的信心获取胜利。

“报,此地距离黑风岩还有三十里地。。。”

看着下马跪在前方的斥候,李定国拉住了缰绳,抬头看了看天空。

已经过了申时,大军如果加快行程,可以过了黑风岩后安营扎寨,一旦前军过了黑风岩,距离韶关就很近了。

“知道了,前方是否侦察到高杰麾下的军士,是否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斥候抬头看了看李定国。

“禀报大帅,没有发现高杰麾下军士的踪迹。。。”

李定国的脸上闪现一丝不解的神情,看了看依旧跪在地上的斥候,冷冷的开口了。

“再去侦查,看看高杰是不是会在黑风岩设伏,那一带的地形有些复杂。。。”

斥候骑马离开之后,李定国对着身边的传令兵开口了。

“命令所有军士,原地歇息,等候命令。。。”

下马之后,李定国径直走到前方的大树之下,地上已经铺开了地图。

李定国看向了地图上面的黑风岩以及韶关城池,好一会都没有开口说话,一众军官等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李定国。

李定国在军中的威信还是很高的,这主要是李定国每一次作战身先士卒,起到了表率的作用,按照道理来说,已经被册封为王爷的李定国,大可不必如此的拼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定国作战都不怕死,麾下的军士就更不用说了。

这一次他率领前军两万人,快马加鞭赶赴韶关,就是想着死死的拖住高杰及其麾下的五万军士,等到中军抵达韶关之后,全歼高杰及其麾下的五万军士。

李定国的这个作战部署,还是有一定危险的,毕竟高杰麾下有五万军士,以两万军士对阵五万军士,兵力方面的劣势显而易见。

前军行军的速度很快,与中军之间的距离拉得有些大了,斥候禀报,前军与中军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三十里地,而且还在不断的拉开。

李定国无所谓,根据他掌握的情报,高杰及其麾下的军士,战斗力不是很强,以前高杰驻扎在南直隶凤阳府的时候,军机败坏,百姓痛恨,名气不小,后来高杰及其麾下的军士,虽然进军广东,掌控了广东行省,不过广东行省本就没有什么军队,防务基本处于空虚的状态,高杰掌控广东行省,也就在预料之中了。

终于,李定国抬头了,看向了一众军官。

“今日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明日寅时出发,卯时之前务必过黑风岩。。。”

天色黑下来了,一名军官走到了李定国的身边。

“大帅,申时就停止行军了,是不是。。。”

李定国挥挥手。

“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黑风岩的地形复杂,如果我们强行军,抵达黑风岩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高杰麾下的军士如果在黑风岩设下埋伏,我们难以应对。”

“今晚兄弟们好好的歇息,养足精神,明日以最快的速度通过黑风岩。。。”

军官微微的点头。

“大帅的意思是说,高杰很有可能在黑风岩设伏吗。。。”

李定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我倒是希望高杰能够在黑风岩设伏,那样我们在黑风岩打败了高杰,就能够长驱直入,占领韶关城池了,如果高杰在韶关城内死守,我们倒是不好进攻啊,毕竟攻击城池要付出更大的伤亡。。。”

军官看着李定国,一时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李定国话语里面的意思,高杰应该不会在黑风岩设伏,那样大军可以今日直接通过黑风岩。

李定国看了看军官,不再开口说话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谋明天下

《谋明天下》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