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明天下》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拼死一战(1)

张东涛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根据斥候的侦查,以及南京方面来的紧急情报,他已经知道了,往韶光方向集中的大西军一共有十万大军,自己率领的军士一共只有六万人,兵力上面的悬殊已经存在了。

张东涛坚持率领六万军士前往韶光,留下了四万军士驻守广东行省,为此他还和李岩产生了一定程度的争论,原计划张东涛是率领八万军士前往韶光的,不过张东涛觉得,必须要最大限度的稳定广东行省的局势,留下四万军士,已经很少了,所以他最终做出决定,仅仅率领六万人前往韶光,准备进入湖广作战。

张东涛率领的登莱新军将士,一共也就是一万五千人,留下五千人驻守在广州府,这一万五千人之中,一万多人还是吸纳高杰与左良玉麾下的军士,这些军士还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战斗力才能够有大规模的提升。

更加关键的是,张东涛率领的登莱新军将士,武器上面没有得到太多的补充,除开以前跟随的五千登莱新军将士装备充足,其余新进入的登莱新军军士,还是手持钢刀长枪,战马严重不足,红夷大炮也只有区区几十门。

也就是说,不管从战斗力方面来说,还是从兵力方面来说,张东涛麾下的军士,都没有把握战胜十万大西军。

指挥这十万大西军军士作战的是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此人作战勇猛,跟随张献忠常年奔波作战,有着很不错的作战经验和能力,张东涛曾经听到皇上说及此人。

高杰与邢氏都留在了广州府城,张东涛单独率领大军前往韶光作战。

韶光府城外,黑风岩,大军宿营地,临时中军帐。

张东涛看着桌案上面的地图,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斥候进入中军帐的时候,张东涛抬起头来,他的脸上满是阴霾。

“禀报大帅,大西军的先头部队,距离黑风岩只有一百五十里地了,他们有两万人,率领先头部队前往黑风岩的应该是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

斥候的禀报还没有结束,临时中军帐的外面再一次响起了马蹄声,这一次的马蹄声有些急促,而且不止一个人。

张东涛皱了皱眉头,对着正在禀报的斥候挥挥手,大踏步的走出了中军帐。

“张将军,奉吴三桂将军的命令,末将前来报到,末将刘文秀。。。”

张东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仔细看了看抱拳稽首行礼的刘文秀。

“原来是刘将军,失迎了,李定国率领的先头部队,距离黑风岩只有一百五十里地了,预计明日就要抵达黑风岩,就要开始和我们作战,刘将军如此关键的时刻来到这里,正好给我们出出主意。。。”

张东涛早就知道刘文秀,只是没有见过面,当年他还在李自成麾下的时候,就听李自成说过张献忠的四个义子,老大孙可望,老二刘文秀,老三李定国,老四艾能奇,这四个人是张献忠最为主要的依靠和臂膀,孙可望的能力是最为突出的,刘文秀与李定国的关系最好。

这些年过去,艾能奇已经被登莱新军斩杀,刘文秀归顺了登莱新军,张献忠麾下还剩下孙可望与李定国两人,两人都已经成为张献忠麾下绝对的悍将。

吴三桂的信函,张东涛已经收到了,他内心还是有一丝的疑虑,想要让刘文秀完全的忘记张献忠,忘记李定国等人,那是不可能的,这方面张东涛有切身的感受。

走进临时中军帐,张东涛对着斥候挥挥手。

“再去侦查,有情况随时禀报。”

斥候离开中军帐之后,张东涛看着刘文秀,笑着开口了。

“刘将军,明日就要开始厮杀,我的事情很多,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要请你见谅。。。”

张东涛还没有说完,刘文秀连忙再一次的抱拳了。

“大帅,末将是前来作战的,不想其他的事情。。。”

张东涛微微一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他还是清楚的,当初离开登莱新军,潜伏到李自成的身边十余年,皇上对于他没有丝毫的怀疑,完全予以信任,这一点张东涛心存感激,所以面对刘文秀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心态。

“刘将军,我们的作战部署已经明确了,根据斥候的侦查。。。”

张东涛才刚刚开口说到作战部署,刘文秀的脸上就露出了为难和尴尬的神情。

“这个,大帅,末将来到韶光,就是遵从大帅的指挥和调遣作战的,至于说作战部署方面的事宜,末将就不必知晓了。。。”

张东涛楞了一下,看着刘文秀笑了。

“刘将军,看样子你还没有明白皇上的苦心,也没有明白吴将军的意思,你既然来到了韶光,与我一同携手作战,那就肯定要拼尽全力,你与大西军的指挥官李定国是兄弟,你是张献忠的义子,这一点谁都清楚,皇上更是明白,如果按照你的理解,皇上完全可以让你留在京城或者是南京,不必出来作战,既然派遣你前来作战,那就是皇上对你的完全信任。。。”

刘文秀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对着张东涛抱拳开口了。

“大帅,实不相瞒,吴将军要求末将去说服李定国,末将没有应承,末将觉得做不到,末将也没有办法直接面对张献忠,所以吴将军派遣末将到韶光来。。。”

张东涛挥了挥手。

“这些我都知道,算不了什么,当初我也难以直接对李自成动手,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你来到韶光之后,就要彻底抛开这些想法,安安心心的杀敌,此次指挥十万大西军作战的是李定国,是你的弟弟,你与李定国之间的关系是最好的,我没有想着让你说服李定国投降,但你可以告诉我李定国作战的习惯,让我登莱新军做好一切的应对准备。。。”

还没有等到张东涛说完,刘文秀抱拳稽首。

“大帅,末将明白了,末将竭尽全力,肝脑涂地。。。”

张东涛略微的沉吟了一下。

“我们一共有六万军士,其中四万军士埋伏在黑风岩,还有两万军士为预备队,根据斥候的侦查,十万大西军军士正朝着黑风岩的方向而来,率领他们作战的是李定国,刚刚斥候侦察到消息,李定国亲自率领两万先头部队,朝着黑风岩的方向而来,其余八万军士,相聚二十里左右,也就是说,十万大西军的军士,前军与中军相距不远,随时都能够驰援。。。”

刘文秀点了点头。

“大帅,这倒是在末将的预料之中,三弟还是那个脾气,每一次作战都喜欢冲锋在最前面,部署的时候,前军与中军之间的距离,一般不超过二十里地,这样能够前后接应,三弟这样的作战习惯,得到了下面军士的拥护,所以每一次领兵作战,三弟都能够得到麾下所有军士的支持和卖命。。。”

张东涛的脸上浮现一丝赞赏的神情。

“身先士卒,的确很不错,能够得到麾下军士的支持,看来这李定国,还真的是很不错啊,他一定是我们强劲的对手。。。”

刘文秀脸上闪现一丝犹豫的神情,很快消失。

“大帅,刘文秀作战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不服输,等到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就凭着一腔的怒气往上冲,缺乏巧妙应对的办法。。。”

张东涛眯了眯眼睛,看着刘文秀,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你的意思是说,李定国率领两万先头部队的军士,就算是遭遇到围攻,遭遇到全军覆没的危险,也不会轻易撤退吗。。。”

刘文秀用力的点头,迎着张东涛的眼神开口了。

“李定国作战不服输,很多人都知道,这一次他率领十万大军,前往韶关作战,怕是更加的不会认输,身为主帅,率领两万先头部队的军士进攻,这本就不合适,以往这样的情况没有出现过。”

“李定国负责驻守湖广,黄州府城遭遇到郑成功的进攻,如此关键的时刻,刘文秀应该要率领大军与郑成功作战,可是刘文秀千里奔袭前往韶关作战,肯定有蹊跷。”

“末将曾经给吴将军做出分析,认为张献忠很有可能到了黄州府城,先前末将还不敢肯定这一点,现在可以肯定了。”

“正是因为张献忠到了黄州府城,亲自指挥大军进攻郑成功,激起了李定国的斗志,李定国才会亲自指挥前军作战,李定国一定是想着尽快的打败我们,而后率领大军前往黄州府城,护卫张献忠。。。”

张东涛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文秀,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刘将军,你可以肯定吗。。。”

刘文秀坚定的点头,脸色颇为凝重。

张东涛急促的走来走去,右手摩挲着额头。

停下来的时候,张东涛的神色也变得凝重。

“既然如此,那我们作战的方案就要做出重大的调整了,我们一定要死死的拖住李定国,拖住这十万大西军的军士,不让他们回援黄州府城,如果我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打败李定国率领的两万先头部队,我们就能够取得先机,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完全耗住这十万大西军,给吴将军最大的帮助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谋明天下

《谋明天下》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