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唐》 第九百二十五章 财富创造论

“草率,误导?”墨顿霍然抬头,盯着于志宁道,“《致富经》乃是墨家村成功经验的总结,乃是切实可行的富民之策,怎么在御史大人口中成为误导了。”

于志宁冷笑道:“千古以来,历代王朝都是重农抑商,怎么到了墨侯的嘴里变成了无商不活,更是率先在雅州经商,在雅州价格低廉的贡桔,经过墨家之手暴增数倍,如果天下人人经商,追逐利益,见利忘义,岂不是礼仪败坏,此等风气就是墨家带头所致。”

墨顿冷笑反驳道:“既然于大人认为商人一无是处,何不上奏陛下,禁止天下百姓经商。”

“额!”于志宁顿时被噎住,他虽然赞同重农抑商,若是上奏禁止天下经商,定然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自古以来重农抑商乃是基于天下物产不丰,百姓衣服食物尚且短缺,重视农业,乃是国之根本,唯有粮食充足,方可社会稳定,历代王朝末年民不聊生,正是百姓吃不饱饭,活不下去引起了社会动乱,这正是在下所说无农不稳。”墨顿朗声道。

百官不由点头,他们可是经历过隋末动乱,自然知道动乱的原因就是百姓活不下去了,这才纷纷揭竿而起。

“至于无工不富,一斗粮食不过三五文,如果磨成面粉,价格则可增加三成,若是做成蛋糕,这可获利数倍;一个鸡蛋不过一文钱,孵化鸡仔价格倍增;一斤铁料不过十文,一斤好钢百文以上,至于贡桔的价格之所以增加数倍,你可知道墨家村从遥远的雅州运到长安城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再加上墨家的保鲜秘技,方可让贡桔新鲜如初,这样的价格也是极为公道,长安城百姓纷纷购买就是明证,所谓工乃是将农产品通过墨技加工,而实现价值翻倍,这就是无工不富的原因,也是墨家村富裕的原因。”墨顿昂然道。

“那所谓无商不活?”于志宁反问道。大唐同样重农抑商,而墨家子的《致富经》则是公开支持商人,他就相看墨顿如何自圆其说。

墨顿昂然不惧道:“商人不事生产,但是却奔波于两地之间,实现互通有无,而如今大唐蒸蒸日上,经过大唐墨技的进步,曲辕犁和农药可以使粮食连年增产,人工孵化技术让鸡鸭鹅遍地,嫁接技术让瓜果遍山漫野。这个时候,种粮食的百姓想要吃肉,养殖鸡鸭的想要吃水果,种果树的想要粮食。这些都需要商人来运送货物互通有无。百姓将多余的收获换成钱财,如此一来,方可让所有人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物质。这就是无商不活,而雅州不产粮食,却盛产贡桔,如果没有商人带去粮食,购买贡桔,恐怕漫山遍野的贡桔烂在树上也无人问津,远在长安城的百姓又如何能够品尝到这等美味。”

百官纷纷点头,虽然大家口中都说重农抑商,但是私底下,哪一家没有暗中经商,否则如何维持在长安城体面的生活。

“天下万民,缺一不可,商人亦是天下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当然也有不少不法商人,囤积居奇,以次充好,这就需要朝廷的监管。”墨顿补充道。

于志宁哈哈一笑道:“墨侯舌战莲花,却无法掩盖一个事实,天下财富不过是一碗水,一人取多,就会有一人取少,所谓墨家村和雅州富裕,不过是取天下之财以肥两地而已。”

于志宁此话一出,立即让不少文官纷纷颔首,自古以来,天下财富一碗水的理论已经成为天下公认。于志宁的理论一出,立即引起了广泛的支持。

墨顿勃然怒斥道:“简直是可笑,天下财富一碗水简直是天大的谬论。财富并非是定量,而是千千万万的大唐百姓创造出来的,否则大唐的赋税连年增加,这些多出钱财是从何而来,难道是朝廷再搜刮百姓而来。”

“墨家子,你莫要信口狂言。”于志宁脸色难堪道,如果是之前年年的赋税大体相同,于志宁此话看似极为正确,然而自从墨家墨技广泛应用之后,大唐的税收连年暴增,立即就让这句话漏洞百出,墨顿一出手就直接命中他的要害。

“下官并非信口胡言,天下财富乃是一碗水,是在短时间内或许如此,然而从长时间来看,天下的财富乃是不断增长的,就拿大唐的赋税来说,每年递增的一成赋税,就是这一年来,大唐百姓辛苦创造出来而财富。

“这也只是近几年的数据而已,如果诸位再和历代王朝相比,就会发现如今大唐的所拥有的财富将会远超于历代王朝,这些财富又是从哪里来的?”墨顿反问道。

颜师古点了点头出列道:“然也,就拿最为强大的汉武时期来说,其一年的赋税并不足大唐如今的五成。”

“而更远的夏商周,华夏大地更是一片荒芜,而天下百姓修建一座座城池,开拓一块块农田,这些就是百姓创造出来的财富,正是我华夏百姓一代代辛苦的劳作,才有我等如今的富裕的。更别说原本的一亩农田产出不过三担,如今天下农田已经普遍四担,原本的二轮马车,载货量不过千斤,而四轮马车普遍承载三五千斤,所耗的草料相差无几,原本瓜果稀少,嫁接技术可以让瓜果漫山遍野,这些增加的产出于大人不知可否解释一番是从何而来。”墨顿逼视道。

于志宁顿时涨红了脸,讷讷的说不出话来,墨家墨技所带来的的增产效果极为显著,这些赤裸裸的数据直接打脸,让他无从辩驳。

墨顿昂然道:“这天下财富一碗水是何等的谬论,财富乃是通过天下万民的双手创造出来,通过一代代积累下来,按照目前的势头,大唐的赋税按照每年一成的速度递增,诸位可以算一下,十年后大唐的赋税会在现有的基础上翻一番,二十年后会再翻一番,每隔十年翻一番,如果是百年后呢,我大唐的每年的赋税将会达到一个何等的庞大的数字。”

“呼!”

满朝百姓不由一阵激荡,有不少算学精湛的大臣甚至已经算出了那个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

“如果说现有的大唐财富是一碗水,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积累一桶水,一缸水,甚至是一湖水,直到积累成无穷无尽的大海。”墨顿掷地有声道。

至此大唐第一次财富争论正式结束,在铁一般的数据支持下,于志宁败的体无完肤。墨顿的财富创造论,第一次亮相大唐。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墨唐

《墨唐》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