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鹿鼎记》 【0854 荒唐的理由】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yunyu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韦宝笑眯眯道:“恩师啊,我本来要亲自为恩师送行,为众将领送行,可我这个人见到血就头晕,八千多颗人头,血腥气太重,所以我就不上船了,我在这里给恩师鞠躬了!”

韦宝说着,作揖鞠躬,非常有礼貌的样子。

孙承宗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吃过啥东西呢,已经大中午了,听韦宝晕血,简直要被气糊涂。

你会晕血吗?

你是杀人魔王,你是阎王,大明韦阎王啊,你晕血?

你怎么不说你晕水呢?

“韦大人好大的架子,你不上来,那我这个老师就下去吧,现在能让你的人让我们上岸走走了吗?”孙承宗怒道。

韦宝奇道:“自然可以啊,您是我恩师,恩师要下船,谁敢拦着?不过,依我看,您还是别下来为好,我看这些人头再有半个时辰要装好,装好了就返回山海关去,不用上上下下的费事了吧?”

“我乐意费事!走!咱们下船去!咱们这些人是来观战的,可不是你韦大人的囚犯,不给吃不给喝,还不让我们这些人走动,是何道理?”孙承宗大声说罢,便招呼辽东和蓟辽一众将领下船。

这些人都窝了一肚子的火,只是没有人敢对韦宝发火罢了。

现在听孙承宗这么说,立刻一起大声响应。

本来就饿的心慌,又一筐一筐的往船上运送建奴的人头,谁不难受,谁不恶心,纵然都是长期带兵的人,但这些人还真没有见过啥血腥场面,只觉得反胃。

胃里面又没有东西,怕再多上一阵,酸水都要吐出来了。

孙承宗招呼众人下船,但是船上的宝军士兵并没有要放行的意思。

孙承宗怒道:“韦大人,怎么着?还不让我们下船吗?”

“恩师啊,人头马上要装完,马上就要返程了,您下来干什么啊?您实在想下来走走,您自己一个人下来吧。现在正在与建奴交战,虽然岸边比较安全,但是下来的人多了,你们又都是蓟辽和辽东的顶梁柱,万一建奴忽然冒出来一支小股铁骑,不是危险嘛?我也是为了大家着想。”韦宝笑道:“至于吃喝,是我疏忽了一下,不过,行军打仗,只有干粮,带了一点酒菜,昨晚上也吃的差不多了,只能辛苦大家,吃一些干粮,坚持到回山海关再说吧?”

听韦宝这么说,孙承宗险些气的晕厥过去,暗忖你韦宝这么大的家当,都有本事把建奴大军都按在地下打,你会缺一点酒菜?

怎么搞的跟山西土财主一样,连口吃的不给大家?

不给吃的就算了,你这么多船,就不能专门腾出一艘船运送人头吗?

非要将这么多的人头和这几百号将领摆在一起?

你这不是成心恶心人的吗?

“韦大人,我们可以下来吧?”大太监刘朝实在受不了了。

韦宝一拍脑门,热情的笑道:“刘公公,对不住,一忙起来把几位贵人给忘了,你们快下来快下来,让高大人也下来吧,还有和我岳父交好的几位将军。恩师,您也下来吧,等这躺船从山海关返回,把人头都搬空之后,你们再搭船返回吧。”

“为什么这么多大船,不能多派一艘船!”祖大寿怒不可遏道。本来以为韦宝会邀请他也下船,毕竟自己是吴雪霞的亲舅舅啊!却没有想到,韦宝提都不提他。

毛文龙本来也忍不住想发火,但总算是忍住了。

虽然蓟辽和辽东没有人待见他毛文龙,但是毛文龙自己自视甚高!

可这一趟真正的见识过韦宝的军队的军力之后,毛文龙感觉现在自己的实力,连韦宝大军的一成都不到。

韦宝不是忘记了谁,其实韦宝谁都没有忘记。

但是除了几个大太监,还有高第,还有吴襄和吴襄几个朋友,韦宝真的谁都不想拉拢,因为犯不着!

这时候,韦宝要拉拢人,其实是很简单的,基本上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拉拢就代表同流合污,就代表他彻底融入了这些人当中,过一阵还如何裁军?

其实裁军不裁军的,对于韦宝个人势力发展来说毫无影响,韦宝的确是真心为了大明好。

只有不断削减蓟辽和辽东的实力,让这一带彻底荒芜,建奴才捞不到好处。

否则,朝廷供应蓟辽和辽东边军,尤其是辽东边军。

把辽东养的肥肥的,建奴每年春天和秋天两个季度定点收割,美死了。

等于是大明朝廷在不断的供养建奴。

韦宝为了大明朝廷好,也等于为了大明百姓好,至于百姓能得到多少实惠,摊到大明所有人头上肯定是不多的,至少能让北方的老百姓日子稍稍好过一点。

“哦,是祖将军啊,没有多余的船了,我们在前面打了大胜仗,又杀了几万建奴,还夺得了不计其数的物资,等下这些船都装不下。你们就委屈一点吧。”韦宝笑道:“要是有足够的船只,我还能委屈了你们这些顶梁柱吗?”

噗。

韦宝东拉西扯的就是要让这些辽东和蓟辽将领随着一船的人头一起走。

一方面是整治他们,给他们立威,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威风的了。

这帮人和一船的人头在一起,自然而然会想到是宝军的战功,更自然而然的会想到他韦宝的威势,比说一千道一万,有效果的多。

另外一方面,韦宝也是刻意在搞分化,老子已经说了,和我岳父交好的将领可以下来!

和我岳父交好的将领,自然就是和我韦宝交好的将领,你们应该知道要如何做了吧?

祖大寿重重的哼了一声。

没吃没喝,还得跟一整船的人头一起回去,谁受得了这种气。

一船的人差点气疯,要不是见韦宝军容强大,简直想翻桌子翻脸。

可现在迫于宝军的威势,谁也不敢与韦宝翻脸。

韦宝见话已经说清楚了,便牵着吴雪霞的手,继续闲庭信步,优哉游哉的往一旁散步去了。

总裁卫队的人见韦总裁似乎没有上船的打算,卫队长上前请示:“总裁,要搭帐篷吗?中午在哪儿用饭?”

“搭帐篷,咱们也学习一下建奴,就在这河边吃饭,边看美景,边享受美食,中午弄丰盛一些啊。”韦宝笑道。

卫队长一个立正,答应之后赶忙让随扈操办。

几个大太监和随扈,还有高第,高第的几名随从,还有吴襄,与吴襄交好的几名将领,大家便要下船。

“吴大人啊,我跟你下去吧,咱哥俩平日处的不错吧?我实在难以忍受这船上的味儿,一船都是人头,血腥味太重。”一名辽西的将领道。本来这人是铁杆的辽东将门一起的,这时候心思松动了。

说罢,又向大家解释:“我真的受不了了,各位多多包涵啊。”

吴襄自然没意见:“都是老兄弟了,这有什么好客气的,随我下去吧,我同我女婿说一声便是。”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吴大人,咱哥俩认识几十年了吧?我家与你们吴家可是世交。”

“吴老弟,老哥我算是你的朋友吗?”

“吴世兄,能带我一起下船吗?”

很快,过半的人开始与吴襄攀交情。

因为人数太多,大家都乱哄哄的。

孙承宗、袁崇焕、万有孚、祖大寿,一帮人气糊涂了,人心啊。

这些人本来挺团结的,可以说是铁板一块,韦宝这趟来,明显要动本地将门的利益,断人财路就是断人生路,本来这事难以化解的死仇。

可很显然,现在这些人都松动了,都打算向韦宝妥协了。

妥协是小事,裁军之后,蓟辽系和辽东将被大幅度削弱,所剩势力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一,加上韦宝的声势如此强大。

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一旦被韦宝搞成了裁军这件事,加上韦宝这趟狂胜建奴的威风。

从此以后,蓟辽,辽西,辽东,韦家将一家独大!

连带着,吴家将突破辽西的范围,成为蓟辽,辽西,辽东,这么大一片地区,仅次于韦家的势力。

这是要大变天了。

吴襄乐呵呵的不断与大家应酬,嘴巴都忙不过来了。

“老兄弟们,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人太多了,待我先对我女婿打个招呼,只要是我吴襄的朋友,我吴襄的兄弟,不就下船吃个饭这点事吗?应该没啥问题。”吴襄大咧咧道。

众人不停拱手道谢。

这么多人心思松动,肯定不光因为冻了两天饿了两天这么点小事。

主要还是被宝军的军力征服了。

谁能保证不惧建奴,并且正面硬碰建奴,并且还能保证获胜,谁就是关外最牛的势力,这是没的说的。

韦宝崛起,已经不可阻挡,这时候再不赶紧站队,除非是傻子。

吴襄要下船的时候,被祖大寿拉住了,“你对他说,我也要下船!我能算是你吴家的朋友吧?”

吴襄尴尬道:“兄长,你这么说,不是打我的脸面吗?你是小宝和雪霞的亲舅舅啊,兄长,你早就应该想通了,小宝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蓟辽和辽西辽东好!小宝说了,不会让大家比以往的收入少,我相信小宝。”

祖大寿面无表情,心说这些场面话就不用说了吧?

特娘的,辽东的兵马裁的就剩下五万人,还谈什么动不动利益?

军饷粮饷这是立足关外最大的依仗,五万军费和粮饷,够分给谁的?

难道大家都学你们吴家,全都去学做买卖?

本来还有一小部分人在犹豫不决,现在看祖大寿都松动了,那还坚持个屁。

几乎辽东的所有人都要下船。

蓟辽这一边到目前为止,则还是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打算抛弃孙承宗。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孙承宗的威望的确是高。

大家都知道孙承宗这趟与韦宝的赌约输了,孙承宗走人是时间问题。

孙承宗一走,蓟辽以后就是高第说了算!

等于是韦宝说了算,但是在孙承宗没走之前,蓟辽的大部分将领仍然愿意依照孙督师行事。

吴襄看清楚了其中关键,卖好的问孙承宗:“督师大人,您不下船吗?”

孙承宗本来是打算下船的,但是现在看见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很显然,下船和不下船,意味着对韦宝的态度,对于韦宝裁军一事支持与否。

这不是小事,所以孙承宗有些犹豫了。

虽然嘴上说支持韦宝,越赌服输。

但人都有私心,孙承宗不甘心这样被夺去权力。

不甘心这样被人赶走,灰溜溜的走人。

孙承宗看了眼蓟辽众将,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他。

孙承宗叹口气,知道很多人想下船,只是碍于他的面子,“你们都想下船?”

“我们听督师大人的!”蓟辽众将一起道。

孙承宗又叹口气,这都是明摆着的了,如果大家不想下船,肯定不会说听自己的。

“你们这帮人,督师大人平日待大家不薄啊!咱们不能屈服!”袁崇焕忍不住大声道。

众将心想,你又没有实权,又没有兵马,就是督师府里面的小小一个守备,你说了算吗?

没有人厉害袁崇焕。

孙承宗见这个场面,又重重叹口气,知道人心方向了,只能道:“那就烦劳吴大人帮着对韦大人说一声吧,除了不愿意下船的,让大家都下船吧。”

“好勒!”吴襄高兴道:“督师大人,那咱们这就走。”

吴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孙承宗只能跟着吴襄一起下船。

吴襄乐颠颠的下了船,将大家都想下船的想法对韦宝说了。

韦宝对孙承宗微微一笑,然后对吴襄道:“既然大家都想下船休息,那就下来吧。大不了让这艘船运完人头回来,再载大家一起回去便是了。”

“行,那我去说了。”吴襄乐的一朵花似的。虽然吴家原本就在辽西辽东占据很重的分量,负责整个地区的后勤,但是吴家因为不具备多少军事实力,吴襄一向被人视为边缘人物。

要不是因为吴家与祖家的姻亲关系,吴襄更没有什么场面。

现在不同了,吴襄猛然觉得自己已经是辽东辽西这么一大片地区的二号人物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自己已经是一号人物了吧!?

毕竟韦宝是自己的女婿,在面子上,不能怠慢了自己这个老丈人,哈哈哈哈。

吴襄去了之后,孙承宗问道:“小宝,你的人为什么还要向建奴腹地攻过去,你难道想打沈阳城?”

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高第,几个大太监,还有随同吴襄第一批下来的几个将领,都伸长了脖子要听韦宝怎么说。

韦宝自然不会告诉孙承宗自己想怎么做。

虽然以后自己与建奴私下议和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但是他自己口中不可能说出来。

但是孙承宗的问题也不能当成没听见。

“恩师,我们山海关驻军兵少粮缺,长期饷银不足,想攻打沈阳城,恐怕时机还不成熟,不过我会努力的!”韦宝笑道。

孙承宗差点没有再次被韦宝气糊涂,知道韦宝这鞋头肯定是不会告诉自己想怎么做的。

虽然是师徒关系,但是孙承宗和韦宝毕竟接触的少,只是名义上的,孙承宗暗暗感慨,恐怕自己永远都无法与韦宝心贴心,韦宝也不可能向自己交心。

“那你明日与我们一起回去吗、”孙承宗换了一个问题。

韦宝笑道:“恐怕不行,这一片风光不错,刚才雪霞说想在这边玩几日,我已经答应她了。怎么?恩师这几日有何大的安排吗?”

韦宝故意不提赌约的事情,觉得也没有必要提出来,孙承宗这么爱面子的人,不可能不履行。

韦宝是想等孙承宗走了之后,再做撤军的具体事情,到时候高第身为蓟辽经略,自己身为蓟辽监军,等于在高层,完全掌握了主导。

孙承宗冷冷一笑,这个理由真是荒唐,却没法说韦宝什么。

同时也觉得韦宝能说出这么荒唐的理由,真是奇人!

倒是变相显得霸气,只因为新婚妻子喜欢这一片的风光,就要在建奴腹地逗留?

大明天下,谁能做得到?

哼,这个理由,比腾不出船来,要让几百将领和一整船的人头一起被送回山海关还荒唐!

“小宝,你不会要与建奴私下达成什么见不得人的协议吧?”孙承宗不动声色道。

这话一半是问韦宝的,一半是说给几个大太监和高第听的。

孙承宗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不久了,怕这几个家伙到时候被韦宝卖了,还帮韦宝数钱。

韦宝倒是并不惊讶孙承宗会这么想,会当众问出来。

倘若孙承宗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到,也不能算是明末在历史上留下过声名的大人物了。

“恩师,这么说,令小宝很受伤!”韦宝断然道:“建奴者,人人得而诛之!除非建奴肯向我大明天子磕头认错,自清处罚,请求陛下和大明臣民的宽容,否则,对建奴的仁厚,就是对大明朝廷,对陛下,对大明百姓的犯罪!”

孙承宗现在对于韦宝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明鹿鼎记

《明鹿鼎记》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