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命法医》 第1337章 仙肉(5)

我们所在的洞道并不宽敞,也不像是人工开凿的,虽然狭长,以汤易的个头,勉强能蹲在里面,上边还得歪着脖子。

老滑头是最后一个下来的,我在他和汤易中间。

为了避免强光在黑暗中伤到人的眼睛,汤易一直把手电筒朝着反方向握在手里。

我一直和汤易脸对脸,这时想要回头和老滑头说话,借着电光,猛不丁就见汤易身背后,洞道深处有一双诡秘的眼睛注视着这边。

那绝不是人的眼睛,两只眼离得十分近,就像两个小铜片似的,反射着手电的光。

按说汤易的手电正对着那个方向,我应该能看清那双眼睛的主人是什么模样,可一来洞道并不规整,短距离内也有相当的曲折,手电筒的光虽然强烈,但无法全部折射到那个位置。

再就是,那双眼睛几乎就是紧贴着地面,我就更看不清它的样貌了。

汤易离我最近,又和我脸对脸,很快从我的表情中看出蹊跷。

我见他一手摸向腰间,知道他是拿了舅公镖,当即就快速的低声道:

“就是你手电现在的朝向,打它!”

汤易当过兵,有着军人特有的敏捷反应,‘打它’二字出口的同时,他连头都没回,舅公镖就已经甩了出去。

他这手甩手镖的本事也是神了,这么狭窄的地方,想伸直胳膊都难,他单是听我说和倚靠左手电筒的方位感应,看也不看一镖打过去,竟是直奔那两只眼睛中间去了。

眼看着舅公镖直中目标,却听‘当啷’一声,像是撞击在了硬物上。

这时我定睛再看,暗处那双怪眼已经不见了。

“你们干嘛呢?别乱来!”

老滑头忽地越过我,一把拽住了汤易。

我用肩膀扛开老滑头的胳膊,刚要开口,老滑头又急着说:

“小爷,你是阴倌,应该有法子遮蔽人的阳火吧?快,想法把他头顶的阳火给遮住!”

被他这一惊一乍,形势似乎更加混乱。

但我在短瞬间也已认定,现在这老家伙和我们是一条绳上的三只蚂蚱,无论想害我还是汤易,他都没好果子吃。

我不假思索的迅速伸出右手,在汤易头顶拍了一下。

住进韦大拿店里的头天晚上,因为季雅云的‘召唤’,我被如意扳指弹出的簧片割伤了右手。白天遇到黑鸦子,从驴车里摔出来的时候,一番折腾,伤口又再崩裂。

一听韦大拿报信说汤易死了,我匆忙跟着他过来,就只带了狼鞭,没顾得上拿背包。狼鞭失落在上头,眼下也只能是用我这活鬼的血替汤易遮蔽阳气了。

汤易一镖打出,本已转过头察看,被老滑头一拉,加上我这一拍,不禁有些发愣,扭过脸眼中多有疑惑,却没有向我开口,而是瞪着老滑头低声质问:

“阳火就是男爷们儿的命,你遮我阳火,是想要我的命?”

老滑头也是真急了,竟隔着我要去捂汤易的嘴,“你快别说话了!”

我再次把他扛开,先对汤易做了个封口的动作,跟着问老滑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滑头见汤易闭嘴,长松了口气,“小爷,你应该早看出来他的阳火比一般人要旺了。我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上头的仙肉是什么妖邪所化,可我敢说,这趟要是没有我,你们就都得死在这儿!

我可不是吓唬你们,要是不信,你就让他继续说话,他说的越多,火气越大,阳气自然就显露的更加明显,到时候不光咱们要去见阎王,上头那几位也一样跑不了。只不过就看谁先死谁后死了。”

我说:“你还真是个泼命贼,这个时候还斗这口气?”

老滑头摇摇头,“我没斗气,我他妈也想保命。要不这么说,你们谁会把我的话当回事?”

我问:“你到底怎么个意思?”

老滑头撑着往上直了直身子,“我可是真没吓唬你们,也是刚想到一些关键。小爷,你回想一下,咱之前在屋里出事,你用火盆子拽我,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见他目光闪烁,我不答反问:“当时怎么个情况,你能不清楚?”

老滑头咧咧嘴,“清楚,我说出来,你别动气就成。我看见驴肉烤好了,就过去抢着吃。可吃了没几口,就看见跟小爷您形影不离的那个美妞贴到我身边来了。我本来以为她也想吃肉,可她压根就不瞅那肉一眼,就只往我身上贴,鼻子往我脸上闻。我也是爷们儿,看那架势还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可一来我年纪大了,没那功能了,胯骨伤了,就更不成了。便宜送上门只能干瞪眼,那还不只顾一头,先填饱肚子?

小爷你是明白人,那时候咱可是已经都糊里糊涂中了招了,所以脑子转不动。事后我就琢磨,那肯定不是您的那位体己人,多半是妖物邪祟幻化,目的是要迷惑我,借机吸走我的元阳精气。你想想,当时在屋里的,连男带女,总共是六个人吧?那妖婆子,为什么谁都不找,偏偏找上我这个糟老头子呢?刚才我总算琢磨过味来了,甭管这仙肉原先是什么,它生在地下,眼睛就绝好使不了!它是循着人的阳气去害人的!”

听他前半段说的粗俗直白,我就有些窝火,可听了后半截,却觉有些道理。

老滑头又说:“要按韦大拿说的,马鞭沟去年才出过那么大的邪乎事,四方镇和周遭听到消息的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吃了豹子胆,绝不敢轻易来这儿。

我这么说是想让你们明白,事儿是去年才出的,也就是说,这仙肉原先是没有的。这点压根不用证实,一句话,这仙肉要是原先就有,肉身里头绝不会那么软趴趴的。

你们一个觉得它像浆糊,一个说像大鼻涕,那是因为它还没成气候。因为这地界压根没人来,又被那么些个耗子当了老窝,寻常山里的走兽也不敢来。仙肉没了进项吃食,就和熊瞎子冬眠一样,睡着了!”

“仙肉还会睡觉?”汤易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滑头立马连连摆手,示意他捂住嘴。

我稍一琢磨老滑头的话,试着分析说:“你是想说,仙肉本来在冬眠,是因为闻到了咱们身上的阳气,才苏醒了过来?”

老滑头一拍巴掌:“聪明,要不说你是爷呢!”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诡命法医

《诡命法医》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