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附录9:女频写手日记(下)——sduyiyi

最新网址:mianhuatang

第三部分金戈铁马硝烟起

光和五年(182)三月十五,襄平

今天可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阿芷给我儿又添一子,而那个汉灵帝钱多得竟开始囤马匹了——这可不正是给我送喜钱?谢谢您哟!顺便一首“凉凉”送给中山这边卖马的豪商,哈哈!可惜呀,这马上就要乱世了,不大方便兼并扩张了,否则,嘿嘿……

现在还是做好武备最重要。这些年我也是挖掘到了不少冶铁的好方法(真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可惜就是缺少科学精神,而由于各种原因失传的技艺又实在太多),加上“双液淬火”这样粗浅的映像,铁器研究方面还是很有点进步的。嗯,最近就试试打一把“青龙偃月刀”送给云长!那个正版云妹还小,青钢剑还是缓缓,就送本我写的吧?

说到云妹,儿子最近倒是进步了不少,居然在中山这么久都能耐着性子不强行招揽他——看来是钉子碰多了,不再鲁莽地集邮名人咯。本来嘛,穿越者总要走这么一遭,我这半土著的儿砸也没法例外,想当初遇到张俭,我不也……总之,经过这么些年生活的锤炼呀,我也是明白了这么个道理:这些名人呢可不是游戏里的数据人,不是随便送送礼物就能刷满好感度的。相反,这些青史留名的主可通常要比普通人聪明,往往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小心思。所以呢,还是要“以人为本”!即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踏踏实实用自己的真才实学来吸引人,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来感染人,也就是刘备爱说的“惟贤惟德,能服于人”(当然现在的阿备才脱离中二期,此句版权归我所有)。

光和七年(184)正月初一,襄平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甲子年终究是到了呀……

前几年趁儿砸当中山太守,我们已是针对黄巾军做了不少布置,只可惜,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做了调动!

这个时间调动实在是太坑了!多半是某位同志在故意打乱我们的布置……他赢了!现在就是我也愁得慌,也难怪我儿焦躁了。哎,上次我儿强灭高句丽一役后我俩失了默契,否则何至于如今这般被动啊?也真是冤枉!这次我们明明是想应对黄巾之乱,给大汉勉强挽个尊来着……

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我儿这个叛逆期青年算是跟那个更年期中年杠上了,这回逮着个机会就拿范阳卢氏开刀!当然了,也是如今事态紧急,卢家那小子又把柄一堆,不朝他动手都难……哎,这孩子娘亲走得早,当爹的又要在外头“为国为民”,作为家里唯一幸存的独苗,老人总难免溺爱——这独生子女外加留守儿童,没点问题都难!更何况,他周围围着的,不是唯唯诺诺没啥见识的仆妇,就是需要讨好他爹的门生故吏,难免养成世家子常有的自傲清高、眼高手低的毛病。我以前也不是没提醒过某位同志,不过男同胞呢在这方面总是粗心,等发现也是晚了!从小养成的性格、习惯,形成的观念、风格,哪是那么容易板正的呢?就说这次吧,经济危机、消费降级这么明显,我都在战略收缩了,这娃还以为是个好机会呢?真是欠教育哦!

光和七年(184)七月廿九,襄平

世道真变了!

虽然自穿越来近三十载我都在为这天做准备,但这天真到了吧,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却也是说不清。

咱家某位五官中郎将最近可是威风了。这先平东郡、再灭张宝,战功显赫之余,还抽空举办了汉末顶级明星“孙曹刘”天团演唱会,风头稳稳压过了以卢老师为代表的一众老将,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然而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给我写的信里却没只顾着吹嘘自己的战绩,而是结合此战的实践,对大汉目前的局势做了很多思考,分析地那是一个头头是道,许多观点与我也是不谋而合的。

不得不说,文琪真是长大了!说实在的,现如今也只有我家文琪能和我真正聊对路了——我的想法子干倒是能听懂不少,但我可不敢和这个“汉室忠臣”讲太深,其他诸人哪怕是吕范这样的,感觉说了也是副“不明觉厉”的样纸,郁闷啊……

说到吕范,儿砸信中写到了他和审配、关羽隐隐有些别苗头的意思。哎,人多了就是麻烦。有的话儿砸恐怕还没好意思跟我说吧?他不说我也知道,有人说什么杨开、娄圭、魏越甚至包括阿越都是我的人!听着倒是老厉害了,感觉稍微努努力,就可以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了?不过仔细想想,没啥意义啊好像?就算我学了那武则天,但依照如今的习惯,我最重要的支持者——也就是亲族,那都得等一千八百年,更莫得侄子当太子这一选项了……还有哦,他们其实漏了个最重要的“大娘党”——公孙珣本人!哈哈!正所谓:我方内应乃敌方首领是也~其他流言,诸如阿芸阿芷为只猫争风吃醋啦,大家都觉得阿玉小姐姐是好人啦,小秦接到家里来信据说故乡近来死了不少亲眷朋友偷偷哭了一整夜啦,那都是小事了。

这个党那个派,争来闹去的,还不如把蛋糕做大实在!种种矛盾,堵不如疏,儿砸想争一争,那就让他去争罢——大不了呢,操作不够,氪金来凑!

中平二年(185)十一月廿八,昌平

来到这昌平,也算重返“京师”了吧?虽说离我来的那口井还远了点……也不知道那个“故地”如何了?以前心心念念要去那里,现在离得近了,却又没兴致去看一看了。毕竟这么一大家子在这儿,我这个当妈妈、当奶奶的,又怎么放心地下呢?

总之,赶了这么远的路,最让人开心的当然是终于又看到我最亲亲、最可爱的阿离阿臻了!两个软糯软糯的小可爱推着我家大橘的样子简直萌化了!那两个小子则有点拘束,明明是很皮的年纪,却要强行装乖巧,像极了看到大猫的老鼠,也是有意思!至于阿珣——阿珣是谁?!

哎,说起来也是几个孩子的爹了,这货办起事情来啊,还是这么任性!本来说的好好的,一起去辽东苟几年,等过几年时机到了再说。现在可好,非得赖在这昌平不走了,把前面的计划可全给打乱咯!这昌平离我们基本盘辽东、辽西太远了,而留给我们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四年,这也实在太赶了!但谁让我是当妈的呢?谁让就这么一个孩子呢?那除了帮他受拾烂摊子还能如何呢?我真是太难了!

不过呢,视察了一圈工作,发现我家阿珣做的还是不错的。想来放眼这大汉天下,民政这块能比他搞得好的,恐怕也只有大娘我本人了!这年头的父母官也就会收收钱、搞搞治安什么的,最多加上修修水利、劝劝教化,谁能有我家做这么细的?又和他聊了聊,也很有些自己的思路,特别是政局的把握上面可比我这个当妈的强!

要说这样混乱的局面怎样选才是对的?有时候还真说不清楚。根据以前经商的经验来看,其实不管怎么选怎么做,只要不是完全胡来,都比犹豫不决、啥都不做要好。从这个角度来看,儿砸可谓行事雷厉有决断,而别人都夸我养了个好儿子也不是瞎说,是吧?

也许我也可以尝试慢慢放手咯?虽说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吧,但老早就已经从“主母”升级成“老主母”了!也罢,让他去闯吧,我回去带孙子咯!

中平五年(188)十二月十八,昌平

乌桓反了!看来今年这年是没法好好过了!

其实乌桓就是颗定时炸弹,造反也是意料之中——这大汉的经济崩溃了嘛,依附大汉的乌桓还不是首当其冲濒临破产?如果不是前阵子我儿在此坐镇,又有我安利号输血,这乌桓……

等等!我前阵子为何要给乌桓输血啊?直接趁儿砸在把它搞破产重整不好吗?!好像是当时一心只想着四年时间太短,能糊弄一时就糊弄一时,可这怎么可能一直糊弄下去?!!这笔买卖可亏大发了!!!哎呀,果然是年纪大了……这下可好,文琪才刚刚出征凉州呢,收到消息估计屁股没坐热就得回来救火了!都是我失策,唉!

初平元年(190)二月初一,晋阳

今天见到卢植了。

理论上来说,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算起来呢这也才五十岁的人,搁“现代”也就是中年吧,他看着却这么老了!也是难怪,这大半辈子都在当救火队员,辛苦半生一心要救的国家现在却弄成了这个样子,怎能不心力交瘁?而且自己一个人带娃身边也没个人照应……话说他一个堂堂大名士怎么连个侍女都不带啊?依他的性子,大概是嫌仆从麻烦吧?反正,总不会是因为我吧,是不是?

说实在的,我们俩结识,于我而言自是获益匪浅,无论是安利号的起步还是我家文琪的扬名,多少都借重了他的威望,哪怕后来因为政见不合他对文琪多有压制,真到如今发展到了事不可为的地步,却也不会再给我们添麻烦了。而认识我于他而言……应该算是有点不走运吧?虽然说我也给过好多不大靠谱的建议,或许对他有所启发,但那都是公事上的——现今文琪摆明车马要毁他心血,这点公事上的帮助就不值得一提了。私事上来说便更是……我儿把他长子直接送去劳改了,这也算报答吗,嗯?

想让他稍待两日,见见文琪和解一二,或者帮他照顾一下这个幼子,他一概不肯,甚至连侍从都不收一个,真是越老越傲娇!哎,这笔人情债哦,怕是还不清咯……对了,也不知道文琪瞎掺和弄出来的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历史上那个卢毓呢?不管了,总之既然是我取的这个名字,那就负责到底了——一定要把他培养成那个“历史上